06 January 2016

What should we do when HK is dying?

本來呢,以為一早已經做足心理準備去被接受種種荒謬荒誕之未來生活,但剛好看了忌廉哥的fb,又再一次帶出了麻木,習慣,對錯,底線等等之前重覆想過千百遍的問題,正所謂假話盡情說,真話切勿說的三無主義(無恥,無道德,無道理)快將橫行的將來,究竟人是咪真的可以目空一切從容面對種種扭曲自娘胎以來所保持所運行的價值觀呢?我相信人始終是人,總有要動容或將要爆炸的一刻,那時,究竟應該要用一個什麼的行為想法去面對呢?


想起之前讀過唐君毅的道德自我之建立一書,說過其中有一道德之基本是關於類似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詳細忘記了,只大意記起道德對錯不應受環境時間而改變,自己認為對的就是對就是要做,當然亦要承擔後來之後果,但過早去立論將來,又是一種思想上的自我束搏"未來尚未來,過去已過去,當下的你便是絕對自由的"

人其實總是慣於從經驗中取捨而封閉了自己的心,究竟自己是一個什麼人?這個問題要常常問自己,而且亦不能封閉了自己的心,否則在一個荒誕的世界上很快連自己也不認識自己了,何其可悲?2014年8月,我曾在此送過Jessie J的Who You Are給香港人(包括我),再post一次吧



[06/01/16]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