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February 2010

瑪利諾鬼樹

近日鬧哄哄位於界限街瑪利諾修院學校的鬼樹,最後卒之難逃被斬的命運,於今早6時多就因免阻礙交通為由而被怱怱處斬,忽略當中多人的反對而行,雖然它和我沒有直接的接觸,亦不明何為鬼樹,亦不知所指何處,當時新聞及網上所提及的種種也不甚留意,但昨天看電視新聞才知它真正的外貌,發覺原來就是我十多年前每天上班也會經過的高高斜歪歪的大樹,即時對它滿有感覺,心痛感隨之而來,相信很多人經過界限街時不難發現它的存在,70多年不是一個短時期,正所謂一事(樹)一物持(視)之以恆也會發出力量(感情),我亦不例外,每天路過也可如此可想而之當地的老街坊舊校生等等的心痛情況會比我更甚,雖然這不是政府直接決定但想由她來保護舊事舊物,真的沒有什麼期望,她對清除舊物的速度及決心,對比起其他種種,個人認為每每是最果敢最決斷的態度及行為,殺生後再放置醜陋不堪的代替品,亦是政府拿手作,身為港人不停地目睹以及經歷種種屠殺行為真是幸福不已,哈

p.s.是否如校方所稱的危險,非要處斬不可,可能由於個人的感情以及政府所持的態度,令我持有極度的保留

【本報訊】傳統名校瑪利諾修院學校內一棵被稱為「鬼樹」的七十歲古樹南洋杉,被校方以有倒塌危險為由而下格殺令,將於本月廿七日「處斬」。不過,多名私人及政府的樹木專家均指古樹健康,下周二會與校方開會,希望校方擱置斬樹決定,部分舊生更計劃籌款救樹。有立法會議員指該校屬法定古蹟,曾要求負責的古物古蹟辦事處介入,但遭拒絕,議員批評政府做法落後,「外國講保育,唔係淨係保育人造文物!」
政府內部保育準則混亂
「鬼樹」樹齡約七十歲,現時逾廿米高,港大地理系講座教授詹志勇及長春社保育經理蘇國賢曾先後檢查該樹,認為該樹沒有即時倒塌危險。詹指該樹確有汁液流出及大量樹枝掉落,但屬正常現象。「鬼樹」有傾斜的情況,但他指列入古樹名冊的兩棵南洋杉亦有同樣特點,「唔通又要斬咗佢」。

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踢爆古蹟辦初時以只規管建築物為由,拒絕介入拯救古樹,「但報告明明話辦事處保育建築物,亦一併要保育周圍嘅樹」,批評政府內部的保育準則混亂。
瑪利諾修院學校的舊生代表林小姐解釋,該樹一直有流出汁液,如同流眼淚,加上早年該校有傳聞曾有修女於樹上上吊,因此該樹有「鬼樹」之名。另一舊生代表朱茵表示,校友在網上組織救樹行動,暫時已有近二千人參加,正計劃籌款成立基金、替「鬼樹」買保險、聘請專家透過驗樹等方法救樹。
發展局發言人表示,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樹木組人員早前曾為該樹進行初步檢查,認為該樹情況穩定及健康,亦無白蟻出現。當局下周二會安排古蹟辦等代表與校方開會,為校內一棵南洋杉尋求可行的保育方案。
瑪利諾修院學校小學部校長羅曾潔貞形容斬樹是痛苦的決定。校方去年十月接獲投訴,指鬼樹有倒塌危險,先後尋找兩名樹木專家及註冊樹藝師檢查。她指雖然詹志勇教授曾提出以拉鋼索固定樹身等救樹,但方案不可行,為免樹木對學生及途人構成危險,校方決定斬樹。該校正考慮將樹幹製成櫈子及標本等以作紀念,並補種一株新的南洋杉。

<06/02/09:日>

No comments: